1.16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子曰:“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文人们总是觉得自己才高八斗却生不逢时,总觉得自己怀才不遇,似乎自己缺的就是一个机会,只要有了这个机会,就能一飞冲天,就能一展抱负。

不患 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其实呢?自己真的有那么大的本事吗?赵括当年何尝不是这么想的!你又怎么知道自己不是当初的赵括?

没有人知道自己,没有人了解自己,有什么值得苦恼呢?所谓“用之则行,舍之则藏”。真正值得自己担心的,是不了解别人,不知道别人!

对于敌人,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对于自己人,知人善任,方能大展鸿图。

所以,别人不知道自己不可怕,自己不了解自己才可怕!不知自己几斤几两,早晚要出事!不知别人的本事如何,秉性怎样,一旦相遇为敌,败局已定!

所以,无需患者,人不知己;实须患者,己不知人也!

子路自视甚高,而夫子哂之,我辈小子,敢不慎之?

1.15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真没什么了不起!但凡知道点是非对错,都能做到——硬压着自己就是了!你富我贫,我就不谄你,甚至为了表现出我不谄你,我还要表现出看不起你的样子呢!我富了,我知道不能骄,就算心里再有想法,表面上不能表现出来,还要装出一副更加谦逊和蔼的样子——比当年贫的时候更姿态放得还要低!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

所以夫子只是评价说“可也”,可也,就是“还行吧”,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就那么回事吧!那应该怎样才好呢?“贫而乐,富而好礼”才算得上好!为什么呢?因为贫而乐你是装不出来的,贫而乐,是因为他并没有觉得自己贫,“贫”这件事是你们以为的,他可没觉得,当然,他也没觉得自己不贫——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贫”这件事,根本就没在他的意识之中,他压根就没想过这件事!他想的是什么呢?是“学”!“富而好礼”是说你的经济状况好了,你不要只想着钱,只想着享受,同样的,要提升自己的内涵,要“学”,要“好礼”,要学习礼仪才行!

这里,实际上讲的仍然是“学”!

1.14 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作为君子,作为一个有责任感、有所追求的人来说,学习是最重要的!他们会勤于做事,慎于言语。勤于做事是因为做事就是学习,慎于言语是因为言语不慎会坏事。孔子说过“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

此外,对于有学问的人,有所成就的人,要跟他们亲近,要向他们学习,要以他们为参照来纠正自己的言行,而不是每天想着吃什么喝什么,住在哪里——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过这些事情,他们的注意力根本就没在这里,因为他们满脑子整天都是处于学习的状态呢!比如煮怀表、吃墨水这类故事。虽然,这些故事可能有编造的成份,但显然,这种事情是绝对可能出现的。

我们看有些学生,每天上学时放学时想到的都是要钱买东西吃,我们就能知道,他们的注意力在哪里了!起码,他们的心思绝对没有全部放在学习上!

讲到这里我不由地想到了我们小时候流行的罗大佑的《童年》中的那段歌词:“盼望着假期,盼望着明天,盼望着长大的童年”,实在是太传神了!

1.13 信近於义,言可复也

有子曰:“信近於义,言可复也。恭近於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讲信用是好事,不过所谓“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孟子·离娄下》),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要守信的,只有所说的话符合“义”的时候才应该遵守。而且,孔老夫子也说过“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的话,可见,不管不顾的一味守信,并不是什么好品质。符合“义”的诺言要守,不符合“义”的话,如果死守,反而错了!

对人恭敬,本是好的,但也要以“礼”为标尺来衡量一下,不符合“礼”的恭,不会给人带来什么好处,反而会招来别人的轻视。什么样的“恭”才是正确的呢?我觉得我们经常说的“不卑不亢”就挺好的!对人恭敬的同时做到不卑不亢,才会赢得别人的尊重,不至于为别人所轻视。

因,我以为是“姻”,姻亲。我们都知道爷爷奶奶亲,是家里人,而姥姥舅舅就不行了,是亲戚,是外人。但就血缘来说,我们的身体里固然有父亲的血脉,可也别忘了母亲的血脉也在我们的身体中。对于母亲的家庭,如果他们对我们也“不失其亲”,也爱我们,疼我们,那么, 我们同样也可视其为“宗”。如果无论他们对我们有多好,我们都视其为外人,那么将会令生我养我的母亲何等难过?

1.12 礼之用,和为贵。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礼”在我们生活中可谓无处不在:不管是国家层面的迎来送往还是老百姓生活中的婚丧嫁娶亦或是日常点滴,可以说“礼”无时无刻不贯穿其中。

不过,礼虽然重要,但对待“礼”也不要太过于机械,过于严格。比如我国过去就有“礼不下庶人”之说,“庶人”不懂礼,无需过于以“礼”来要求他们,这就是以“和”为贵。“和为贵”这恰恰是先王之道的魅力所在,不管大事小事都应该有和为贵。

heweigui

但是,虽说“和为贵”,但也不能为了“和”而“和”,都去当“和事佬 ”“好好先生”,那也不行。“和为贵”,但同时还得“以礼节之”,用“礼”来约束一下,如果全然无礼,那个“和”也是万万不可的!

“礼”要以“和”为贵,“和”要以“礼”节之,这就是“礼”与“和”二者的辩证关系,不可偏废。

子曰:“麻冕,礼也;今也纯,俭,吾从众。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虽违众,吾从下。”

这段话正好可以用来注解“礼”与“和”的关系了!礼虽需“麻冕”,但以和为贵,“俭”亦可从,毕竟“礼”仍在;不过,礼当“拜下”今却都“拜乎上”,“礼”丝毫无存了,所以这种“不以礼节之”的行为是绝对不可从了。

1.11 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孝道在中国历史上的影响可谓至深,有子就认为“孝悌”是“人之本”

孝

什么是孝?我们现在一般觉得给父母点吃的喝的,多想着些他们就行了,但如果只是吃吃喝喝的事情,那简直和喂养犬马没有区别,所以,孝,首先得敬

孔子以为,看一个人是不是孝,在父亲在世时,要看他的志向;父亲去世后,要看他的行为。父在之时,能志存高远,家国天下,则为孝;相反,如果志在声色犬马之上,即为不孝!父没之后,如仍能继续承此志向而行,至于三年而不改,则为孝,相反,如果父没之后,没有监督,便贪图享乐起来,放下了原来的远大志向,就是不孝了!

个人意见,大家求同存异可也!不过,有人以为说父亲如果是对的,死后孩子要遵从;如果父亲是错的孩子也要遵从吗?这种说法实在是吹毛求疵,我是懒得说他们什么了!

还有人认为古代的孝就是要对父亲言听计从,“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可是《孔子家语》里分明记载着曾参老老实实地趴着让父亲揍却被孔子斥为不孝的故事,怎么能说“言听计从即是孝”呢?

1.10 子禽问于子贡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温者貌和,良者心善,恭者内肃,俭乃节约,让即谦逊。(《论语讲要》)

敦柔润泽谓之温,行不犯物谓之良,和从不逆谓之恭,去奢从约谓之俭,先人后己谓之让。(《论语正义》)

温良恭俭让

子禽问子贡:夫子到一个国家都会得到这个国家政事方面的消息,是他问(求)来的呢?还是人家主动告诉他的呢?子贡说:夫子是以温、良、恭、俭、让得来的。要一定得说是求来的话,那么他的“求”和别人的求也是不一样的。

其实我读到这里总觉得很奇怪:就算你温、良、恭、让与你得到信息有关系,那个“俭”字有用吗?

一点猜测:

“闻”字,是不是闻名的意思呢?

子禽见夫子每到一国总是会闻名于当地的政坛之上,不解,故而问子贡说这是夫子主动求来的呢还是施政者给他的呢?

子贡不愿说到“求”或“与”字,只说夫子是以其“温、良、恭、俭、让”之五德得来的(因其有此五德,故得时人之钦佩,闻名当地政坛实在是非常自然之事)。当然,如果一定要说是“求”来的话,那和别人的拖关系、找后门或炒作之类以博得“闻名”也是决然不同的!

正确与否?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一个想法,聊备一说!

断更很久,只因失去了方向

断更很久,只因失去了方向。读李零的“我读《论语》”深受启发——何须那些条条框框,既然是“我”读,写出“我”的感受“我”的想法就是了!

或许,不久之后就会继续更新了——希望能一鼓作气,不致再次断更。

“坚持”二字,说来容易做来难呀!难怪说“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坚忍不拔”,何其难哉!

1.9 慎终追远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感想:曾子说,如果人们能够做到慎终、追远,品德就会愈加敦厚了!慎终,就是为父母办理丧事时要谨慎。过去办丧事是非常慎重的,而且在整个过程的方方面面都有非常具体细致的要求,现在虽然也很麻烦,但与过去比较,就简单多了。追远,就是要诚心诚意祭祀先祖。所谓“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弟子规》中有“丧尽礼,祭尽诚;事死者,如事生”之语,可谓深得其中三昧。

祭祀,慎终追远

人们所最亲最近的人莫过父母,而父母之丧祭,实为人生之最要紧事!倘若如此之事为人子者尚不能尽礼尽诚,则其品行如何实未敢信。圣人教化总是从最亲近处着手,进而再扩而大之。慎终追远,思己过,发弘愿,“民德归厚”不过水到渠成而已!

然而,当今之世,父母在时又有多少人能够尽孝?非不为也,实不能也!能做到的,似乎也只有“慎终追远”了!

1.8 君子不重,则不威

子曰:“君子不重,则不威;学则不固。主忠信,无友不如己者。过则勿惮改。”

此句所言为君子修身之道。

君子修身之道

第一,要庄重(稳重),因为不庄重,就没有威严(所谓不怒自威是也),就会被别人看轻。

第二,要学习。学习可以让你不那么固执。不过对这一点我是一直不太明白的。学习怎么就能让人不固执呢?大学里固执的老头子好像不是一个两个!想起一句话: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皆文章。显然这个学习,绝不仅是就诗书而言。何况前面子夏也说了:“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第三,事君要忠,与朋友交要信。“主忠信”这句话当指以“忠”“信”二字主导自己所有行动。忠,显然指上句中的“事君能致其身”,信,当然就是“与朋友交,言而有信”了。其实“主忠信”一句在后面还出现过(主忠信,徙义,崇德也),结合着看的话,这个“主忠信”显然是就道德修养而言了。

第四,无友不如己者。无,是勿,不要的意思。直接解释就是不要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为什么不要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呢?因为你从他身上学不到东西嘛!有人说:人人都“无友不如己者”,那不是谁都交不到朋友了吗?我觉得,交友,起码得相互欣赏吧!他身上有你所欣赏的优点,你身上有他所欣赏的优点,是不是?所以,“不如己者”并不仅就某一方面而言,不能因为他这方面不如你,你就说“无友不如己者”,不和他交往,因为他有比你强的另一面呀!如果处处以己之长,较人之短,那你铁定一辈子没朋友了!这可并不符合孔圣人的本意,毕竟,孔子还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呢!不过,如果你就是觉得某个人就是什么都不行,那就是别人让你和他交朋友,好像也不行吧!所以我觉得,还是要正确看待这句话的,太偏激,肯定不好!

第五,过则勿惮改。有了过错,就要改嘛,不要明知有错还碍于面子,就是死不悔改。当然,有错就改说来容易,做起来真的是挺难的!所以孔子才说“勿惮改”嘛!从这个“惮”字其实也可看出这个改错之难了!本来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子曰:过而不改,是谓过矣!所以,有错一定要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