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贤贤易色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子夏,卜商。子贡问:“师与商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这里的“商”就是子夏。

子夏

贤贤易色:很多注解根据整个句子结构推测这个“贤贤”中的第二个贤指的是妻子。杨伯峻即将其译为“对妻子,重品德,不重容貌”。不过我是没找到“贤”指妻子的这种说法的根据。

王力《古汉语常用字字典》对“贤”字的解释有四:

  1. 有道德有才能的人。
  2. 尊重,赏识。
  3. 胜过,甚于
  4. 劳苦。

所以我以为“贤贤”就是指尊重、赏识有道德有才能的人。“贤贤易色”就是指以尊重有道德有才能的人之心改变好色之心。“好好色”“恶恶臭”实在是人之本性使然,虽多有以此误事者,但此种人性可谓千古不变。此处子夏正是教导我们当以“贤贤”之心易其“好好色”之心。此处之“贤”当然可指妻之贤,然亦非仅指只“妻”之贤!

张居正的讲解是:如人之见贤,谁不知好(hao3),但不能着实去好(hao4)他,若使贤人之贤,而能移易其好(hao4)色之心,大贤则事之为师,次贤则亲之为友,真知笃信,就如好好色一般,则好善极其诚矣。

事父母,能竭其力:侍奉父母,要竭尽全力,要全心全意,重在心意,非在力也。所谓“百善孝为先,原心不原迹,原迹家贫无孝子”。然而孝必有所行,其行重在“敬”。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事君,能致其身:致其身者,即所谓“万死不辞”。“文官不爱财,武官不怕死”,毫无私心,只为君国。有人说事君如此是愚忠!殊不知在我国漫长的历史中,“君”就是国,忠君就是忠于国家。说“我爱国,但我不爱国君”其实就如同现在有些人说“我爱国,但我不爱党”一样可笑。由这段时间以来的泰国乱局即可想明白。

与朋友交,言而有信:与朋友交往,要言而有信,言出必行。所以说,不要轻易允诺,说了要做到才行,做不到,就是无信,就会失信于人。我们和别人交往,如果那个人动不动就大包大揽,轻易许诺,我们也要注意不要太相信他的这些所谓“诺言”,因为“轻诺必寡信”嘛!

如果一个人能够尚贤、侍奉父母能全心全意,尽其所能,对国君能不惜生命,和朋友相交能言而有信,在子夏看来,就是个了不得的人了!哪怕他没进过学堂,也毫无妨碍别人对他的敬重(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与上句“有余力,是学文”对照看一下,更可见孔门对道德修养之看重。近代教育家陶行之名言“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于此实为异曲同工。

1.6 入则孝,出则悌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馀力,则以学文。”

读过《弟子规》的可能会对这段比较熟悉吧!的确,《弟子规》就是 以这句为中心写的!在《弟子规》的总叙是这样说的:弟子规,圣人训。首孝弟,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可以说,这一句是纲,至于如何孝、悌、谨、信、爱众、亲仁、学文,在《弟子规》里可具体多了!所以我是觉得小学生真的应该学习一下《弟子规》,虽然未必学了就能做到,但起码学了之后多少能知道一些自己在“现阶段”应该做些什么!

弟子,就是小孩子。或者直接理解为“为人弟”、“为人子”者。当然,也有人将它理解为学生,不过个人觉得不够准确。因为孝、悌、谨、信……之类并非只是针对学生而言。

入,就是在家了!更精确地说,是入父母之门。入则孝,就是在家要孝。这个“孝”,一般都说是孝顺父母,不过我们知道过去都是一个大家庭生活在一起,所以我觉得这个孝的对象还可以理解为并不仅仅只是指父母,叔叔大爷什么的也应该是包括在里面的,这个“孝”的对象指的是家中的长辈。所谓“事诸父,如事父”嘛!入则孝,就是在家要孝敬父母以尽为人子之“孝”道。

出,当然就是在外面了。不过也不是说在“家”的外面,而是说离开自己的屋子就叫做“出”了。杨伯峻先生以为“入”是“入父宫”,“出”是“出己宫”;张居正则认为“入”是“入在家庭之内”,“出”是“出在宗族乡党之间”,“弟”在这里指的是“悌”。所以这个“出则弟”指要善待兄长以尽为弟之“悌”道。

“谨”,谨慎。《论语译注》引杨遇夫观点认为“寡言为谨”。个人特别赞赏这种说法。“言语者,君子之枢机,一言不善,则人记之,成其耻累”,“君不秘则失臣,臣不秘则失身”。近人有语:我们花了两年学会说话, 却要花上六十年来学会闭嘴。多少事,多少人,都是因为言语不谨慎而失败。

不过,《弟子规》中对“谨”的解释可是丰富多了,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谨言慎行

信,守信嘛!这个词在《论语》中出现的次数是非常多的。都可以写一篇论文来专门讨论一下了!

泛爱众:众,众人,大众。泛爱,广泛地爱,博爱。“泛爱众”,颇有点“神爱世人”的味道。

亲仁,亲近有仁德的人。或者说,亲近“仁”这种品质,心向往之,体力行之。

有余力,则学文:学文,学的是什么文呢?当孔子之时,这个“文”当指“礼、乐、射、御、书、数”六艺吧!以现代人的观点来看,学习六艺好像才是应该重视的,不过从这段来看,学文当在前面六事(孝、悌、谨、信、泛爱众,亲仁)之后。宋黄震《黄氏日钞》谓:此章教人为学,以躬行为本,躬行以孝弟为先。文则行有余力尔后学之”

1.5 道千乘之国

子曰:“道千乘之国,敬事而信,节用而爱人,使民以时。”

“道”,释为“导”,繁体写作“導”,领导、治理之义。“千乘之国”是个相当大的国家了。窃以为,不但大,而且富。如果不富,如何能够有那么多的车、马哟!

“敬事”,表示工作态度要端正,当然,也不仅仅只是态度端正,还有工作认真负责等等意思在里面。樊迟问仁时,老先生也提到过“执事敬”。

“信”即守信用。所谓“与朋友交,言而有信”,当然这里指的不是与朋友交,而是对治下百姓要守信。作为统治者,绝不能言而无信,说话如同放屁。不过,从商鞅“立木为信”之事来看,当时统治者“无信”应很普遍,以至于商鞅为了取信于民还不得不动点心思。

商鞅变法立木为信

“节用”就是说要节约用度,不要浪费——可见崇尚节约于我中华源远流长。时人每每以浪费为能为荣,实在是数典忘祖、愧对我中华列祖列宗。

“爱人”即爱别人——爱亲人,爱身边的人,爱你认识的所有人,爱你不认识的人。这里的“爱”是博爱之爱。所谓“仁者爱人”,所爱者当然非特定之某人或几人而已。然而,人所亲爱,必从与自己最所亲近之人开始,方能渐而扩大至与我“不相干”之人,即“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不要读成“以及”,正确断句应为“以”“及人之老”)。佛家更是再扩展至一切生灵,不仅爱人,而且爱动物、爱一切生物。

“使”,是“役使”的使。“使民”就是役使老百姓,让老百姓为国家办事。以前让老百姓“上河工”之类,均属“役民”。现在机械化了,近二十年我们这里基本是没再让老百姓去挖沟打坝了。“民”从来都是国家的最底层,想不被“使”都不行。不过有良心的统治者呢,不用胡乱“使民”,而是在老百姓“闲”的时候才用他们干活,也就是孟子说的“不违农时”,这就叫做“使民以时”。

整个句子的意思就是:要想治理好一个“千乘之国”呀,一定要做到工作认真负责,要言而有信。政府开支要节约,要爱护百姓,役使老百姓干活的时候要不违农时。

后记:前说“爱人”后说“使民”,“人”“民”显然并不是一回事。“人”当指有一定身份的人,贵族之类,与是否有钱无关,更多指的应该是血统。哪怕是落魄的贵族,也是有身份的。哪怕是再有钱的商人,也只能称“民”。“民”的本义是“奴隶”后来才慢慢演化为“百姓”“人”、“人类”。

 

1.4 吾日三省吾身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曾子名参,不过这个“参”到底是读作can还是shen,争议倒是不少。(参见:岑参的“参”字读音的一些看法)不过我是倾向于读作can音,因为曾子字子舆嘛,舆可不就是车么?跟车有关系的当然是马(骖)了。当然,要是古时候把“骖”读作shen音,就另说了!

曾子像

“三”,有解为多次的,有解释为三个方面的(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也有认为是多次从三个方面进行反省的。我觉得都行,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曾子这种“日三省”的态度!

我想,这应该也与年龄、阅历有关吧!就我个人而言,以前从没想到什么反省,觉得过去了就过去了,爱咋咋地吧,反正就算自己再怎么后悔也于是无补,所以索性也就不去想了!应该说是“故意”遗忘吧!最近这两年,反思多了些,常为自己说话、做事不合适之处自责,总想着以后不要再犯——可是好像作用也不大,貌似也仅仅是“反思”一下而已!

为人谋要忠于别人之事,与朋友交要言而有信,师有所传要有所行动,要落实在实践中!忠人之事,言而有信倒也不难,但这个落实到实践中实在是太难!简单来说,“早睡早起”相信我们都在很小时候就听过了吧!但是真要能做到每日“早睡早起”,何其难哉!

1.3 巧言令色,鲜矣仁

子曰:“巧言令色,鲜矣仁!”

xianyiren

什么是“仁”?想真正说清楚好像还真不那么容易,但是哪些行为是“仁”,那些行为是“不仁”,好像还是比较容易判断的。像前一章中有子就认为“孝悌”是“为仁”之本,这一章中孔子就认为“巧言”“令色”“鲜矣仁”。“巧言”,就是所谓“花言巧语”了;“令色”,即是我们平时所说的“谄媚”“点头哈腰”之类了。“巧言令色”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取悦别人。和别人相处之时,陪着笑脸,拣别人喜欢听的话说,这就是所谓“巧言令色”了!孔子认为这种人很少有达到“仁”的要求的——或者说,这种人的“仁德”之心是很少的。

“巧言令色”可能确实“鲜矣仁”,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人都喜欢听好话(当然可能会有例外,但无疑这个比例是极小的),所以,现实社会中这种人大多混得风生水起。就儒家的观点可能以为这种人不是什么好鸟,张居正更是告诫说“用人者不可不察也”,不过,若就此对其人不屑一顾,恐怕也不行。毕竟这是一种社会现象——何况,能做到“巧言令色”,也是一种本事。不信,你倒试试能不能做到?反正我是不行。

1.2 其为人也孝弟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xiao

有子,名有若,孔子弟子。在《论语》一书中多次被称“子”的,只有他和曾子二人。弟,其实就是“悌”字。《三字经》中的“弟于长,宜先知”和“首孝弟,次见闻”中的“弟”都是这个“悌”字。不少人以为孔融在哥哥面前是弟弟,所以以为这个“弟”就是弟弟的弟,殊不知这里的“弟于长,宜先知”和“孝于亲,所当执”二句是分说“孝”“悌”的,而且,也与后文中的“首孝弟”中的“孝弟”二字呼应。

有子认为,一个人如果对父母长辈能作到“孝”(孝敬),对兄长能做到“弟”(敬爱),那么,这样的人是很少会做出犯上的事情的。比如顶撞老师,和父母吵架之类的事情基本上是不会做的。“鲜矣”中的这个“鲜”字,就是少的意思。读作第三声。现在成语中的“鲜为人知”“屡见不鲜”的“鲜”和它的用法意思都一样。

连犯上的事都不会做,就更不会做“作乱”之类的事了。有子说的是“未之有也”,就是说绝对不会有的。前面提到“犯上”还是“鲜矣”,这里提到“作乱”,就是“未之有也”了。“作乱”是什么?“作乱”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做了危害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的事情了。这说明什么呢?就是说一个人谨守本分,连小的过错都不会犯的话,大的过错,他们就更不会犯了。小时候大人告诫我们时总是说“小时偷针,长大偷金”,大的错误从来都是从小的错误累积变化而来的,所以刘备才会在遗诏中告诫他的儿子“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我们知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孔门之学,以“仁”道为主。有子认为,君子修身(心)要在根本上下功夫,就如种树一般,根养好了,枝叶自然茂盛,而“孝弟”就是“仁”的根本。

1.1 学而时习之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peng

学,是我自己想学,是兴趣使然,不是被人逼着学,也不是为了在人前炫耀而学。所以,“学而时习”才会“悦”,“有朋自远方来”才会“乐”;“人不知”才会“不愠”。

试着换一种说法,譬如学打篮球,只因是心中所喜,所以有空就想拿篮球到球场上玩上一会,而不觉得累;有人看见过来和我同玩,心中更是高兴;纵有不理解我的人,在旁边说三道四(诸如不务正业之类)也绝不会与他们生气,依然继续玩自己的篮球,享受着打球的乐趣——不与人置气,岂不正是君子所为吗?。

不过,本句所讲是不是就是对待学习、交友和他人能否理解的态度,也是有争议的。还有一种意见认为,这里的学指的应是学术、学说。杨朝明先生以为本句应做如下理解:

孔子说:“如果我的学说被社会普遍接受,在社会实践中加以应用它,那不是很令人感到喜悦的吗?即使不是这样,有赞同我的学说的人从远方而来,不也是很快乐吗?再退一步说,不但社会没采用,而且也没有人理解,自己也不怨愤恼怒,不也是有修养的君子吗?”

******************************************************************************

1.子
哪些人可以称为“子”?其一,男子。其二,爵名。即所谓“公、侯、伯、子、男”中的子。春秋以后,执政的卿大夫也称“子”,再之后,虽不为官,但为为学者所宗的人,也称为“子”,比如孔子、墨子、孟子之类。
孔子称“子”还有一种说法是因为他曾做过鲁国的司寇,所以他的门人称他为“子”,称子不成辞时就称之为“夫子”。
在《论语》中,孔子弟子中只有有子、曾子被称为子,“闵子”“冉子”单称为“子”的,只有一次。

2.学
诵读、练习都是“学”。旧说:“学,觉也,效也。后觉习效先觉之所为”谓之学。

3.时、习
“时”字在周、秦之时,如做副词用是“在一定的时候”“在适当的时候”的意思,如孟子梁惠王上“斧斤以时入山林”中的“以时”。王肃的论语注采用的就是这个解释。朱熹将其解释为“时常”,杨伯峻先生以为这是“用后代的词义解释古书”。
“习”字除有“温习”的意思外,在古书中还有“实习”“演习”的意思。如礼仪射义的“习礼乐”“习射”。史记孔子世家“孔子去曹适宋,与弟子习礼大树下”中的习也是演习的意思。孔子所讲的功课,都与当时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密切结合,像礼(包括各种仪节)、乐(音乐)、射(射箭)、御(驾车)这些,空对空地说显然不行,演习、实习是必不可少的。因此这里的“习”解释为“实习”“演习”为好。
钱穆先生将“时习”一字连在一起解释,以为“时习”有三说:一指年岁言。古人六岁始学识字,七八岁教以日常简单礼节,十岁教书写计算,十三岁教歌诗舞蹈,此指年为时。二指季节言。古人春夏学诗乐弦歌,秋冬学书礼射猎,此指季节为时。三指晨夕言。温习、进修、游散、休息,依时为之。习者,如鸟学飞,数数反复。人之为学,当日复日,时复时,年得年,反复不已,老而不倦。

4.说
即“悦”,欣喜、高兴、愉快 之意。“学能时习,所学渐熟,入之日深,心中欣喜”(钱穆)

5.有朋自远方来
有朋,古本有的作“友朋”,旧注说“同门曰朋”,有人以为“朋”即弟子,现多以为指“同类”,即“志同道合”者。钱穆以为“志同道合者,知慕于我,自远来也”

6.乐
“悦”在心,“乐”则见于外。孟子“乐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慕我者自远方来,教学相长,我道日广,故可乐也(钱穆)

7.人不知而不愠
人不知:人不知什么?此处无宾语。有人以为“人不知我所说的”,有人以为“人不知我之道”。所谓“学日进,道日深远,人不能知,虽贤如颜子,不能尽知之道之高之大,然孔子无愠焉。”(钱穆)

8.君子
《论语》中的君子,有时指的是“有德者”,有时指的是“有位者”,这里指的是“有德者”。

论语中的人物资料搜集

颜回(颜渊):http://baike.baidu.com/view/6198.htm
闵子骞(闵损):http://baike.baidu.com/view/24760.htm
冉耕(冉伯牛):http://baike.baidu.com/view/99600.htm
冉雍(仲弓):http://baike.baidu.com/view/99606.htm
冉有(冉求):http://baike.baidu.com/view/53443.htm
仲由(子路,季路):http://baike.baidu.com/view/53343.htm
宰予(宰我):http://baike.baidu.com/view/99623.htm
端木赐(子贡):http://baike.baidu.com/view/53310.htm
言偃(子游):http://baike.baidu.com/view/110643.htm
卜商(子夏):http://baike.baidu.com/view/195134.htm

**以上十人被称为孔门十哲。十哲说法应该是出自《先进第十一》的第三章: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http://lunyu.hudejie.com/11-3.html

此外,还有孔门七十二贤(http://baike.baidu.com/view/2307.htm)之说,除上面这些人外,在《论语》一书中出现的人物还有:

  • 颛孙师(子张):http://baike.baidu.com/view/390653.htm
  • 曾参(子舆):http://baike.baidu.com/view/7380.htm
  • 曾参 ( 子舆)
  • 澹台灭明 ( 子羽)
  • 宓不齐 ( 子贱)
  • 原宪 ( 子思)
  • 公冶长 ( 子长)
  • 南宫适 ( 子容)
  • 公皙哀 ( 季次)
  • 曾蒧 ( 曾点,曾皙)
  • 颜无繇 ( 颜路)
  • 商瞿 ( 子木),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高柴 ( 子羔)
  • 漆雕开 ( 子开)
  • 公伯寮 ( 子周),此人似不应是孔门弟子吧!
  • 司马耕 ( 子牛)
  • 樊须 ( 子迟)
  • 有若 ( 子有)
  • 公西赤 ( 子华)
  • 巫马施 ( 子旗),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梁鳣 ( 叔鱼),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冉孺 ( 子鲁),没有印象。
  • 曹恤 ( 子循),没有印象。
  • 伯虔 ( 子析),没有印象。
  • 冉季 ( 子产),《论语》中有子产,但应该不是这个子产。
  • 公祖句兹 ( 子之),没有印象。
  • 秦祖 ( 子南)没有印象。
  • 漆雕哆 ( 子敛),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颜高 ( 子骄),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漆雕徒父 ( 子文),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壤驷赤 ( 子徒),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商泽 ( 子秀),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石作蜀 ( 子明),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任不齐 ( 选),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公良孺 ( 子正),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后处 ( 子里),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秦冉 ( 开),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公夏首 ( 乘),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奚容箴 ( 子皙),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公肩定 ( 子中),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颜祖 ( 襄),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鄡单 ( 子家),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句井疆 ( 子疆),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罕父黑 ( 子索),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秦商 ( 子丕),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申党 ( 周),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颜之仆 ( 叔),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荣旗 ( 子祈),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县成 ( 子祺),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左人郢 ( 行),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燕伋 ( 思),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郑邦 ( 子徒),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秦非 ( 子之),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施之常 ( 子恒),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颜哙 ( 子声),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步叔乘 ( 子车),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原亢籍 ( 籍),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乐欬 ( 子声),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廉絜 ( 庸),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叔仲会 ( 子期),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颜何 ( 冉),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狄黑 ( 皙),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邦巽 ( 子敛),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孔忠 ( 子蔑),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 公西舆如 ( 子上),印象中《论语》中似乎没有此人。

七十二贤中的很多人在《论语》中似乎都没露过面。而公伯寮还在季氏面前说过子路的坏话(http://lunyu.hudejie.com/14-36.html),如此之人,怎么可能会被列入七十二贤之列呢?

子贡 端木赐

端木赐,字子贡,(公元前520——公元前456年),政治家,儒商之祖,官至鲁、卫两国之相。是孔门七十二贤之一,孔门十哲之一,春秋末期卫国(今河南省鹤壁市浚县)人。他是孔子的得意门生。且列言语科之优异者。孔子曾称其为“瑚琏之器”。他利口巧辞,善于雄辩,且有干济才,办事通达。曾任鲁、卫两国之相。他还善于经商之道,曾经经商于曹、鲁两国之间,富致千金。为孔子弟子中首富。相传,孔子病危时,未赶回。子贡觉得对不起老师,别人守墓三年离去,他在墓旁再守三年,共守六年。《论语》中对其言行记录较多,《史记》对其评价颇高。

子贡 端木赐

中文名: 端木赐
别名: 子贡
国籍: 鲁国
出生日期: 前520
逝世日期: 前456
职业: 政治家、商人
信仰: 儒学
主要成就: 儒商鼻祖
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
地位: 孔门十哲之一,七十二贤之一

端木子贡,子贡,姓端木,名赐,字子贡。春秋卫国黎(今浚县)人,孔子七十二弟子之一。生于周景王二十五年(前520年),卒年不详,终于齐。

子贡出身于商人家庭,20余岁继承祖业开始经商。约25岁(前495年)前拜孔子为师,但未一直在孔子身旁,时常到各国活动。鲁定公十五年(前495年)初,孔子适卫时,子贡去鲁国察看鲁定公与邾隐公会见。孔子离卫适郑时,子贡跟随。鲁哀公三年(前492年)随孔子在陈国。困厄之时,子贡受命至楚,使楚昭王出兵救孔子。哀公七年(前488年),孔子再至卫国时,子贡在鲁国,受季康子派遣会见吴国太宰。哀公十一年(前484年)孔子回鲁国前,子贡在鲁国协助叔孙氏办外事。哀公十五年(前480年)子贡受鲁国派遣出使齐国。哀公十六年(前479年)孔子去世后,子贡在鲁国孔子故里(今曲阜)服丧三年,又庐墓三年,凡六年。之后子贡仍在鲁国。哀公二十六年(前469年)答卫出公求问。翌年一月前,子贡离鲁,后事不详。子贡曾任信阳令、信阳宰。

子贡是孔子最亲近的学生之一。在众弟子中,孔子与子贡的关系超出一般。子贡钦佩和崇敬孔子,对孔子评价最高,是孔子及其学说的宣传者和捍卫者。子贡初拜孔子为师时,感到孔子并无什么了不起,后来慢慢改变了自己的看法。

《论衡·讲瑞》载:“子贡事孔子一年,自谓过孔子;二年自谓与孔子同;三年自知不及孔子。当一年二年之时,未知孔子圣也,三年之后,然乃知之。”子贡称孔子的学识高深莫测,称孔子为圣人,比孔子为日月,任何人不能超过。《论语·子张》载,鲁国大夫叔孙武叔说“子贡贤于仲尼”。子贡马上反驳说:“譬之宫墙,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室家之好。夫子之墙数仞(七尺为一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房舍)之富。”当有人毁谤孔子时,子贡挺身而出说:“无以为也(不要这样做),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陈子禽怀疑孔子的伟大,对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子贡回答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韩诗外传·卷八》载:“子贡答齐景公曰:‘臣终身戴天,不知天之高也;终身践地,不知地之厚也;若臣之事仲尼,譬犹渴壶杓,就江海而饮之,腹满而去,又安知江河之深乎。’景公曰:‘先生之誉,得无太甚乎?’子贡曰:‘臣赐何敢甚言,尚虑不及耳。使臣誉仲尼,譬犹两手捧土而附泰山,其无益于明矣。使臣不誉仲尼,譬犹两手把泰山,无损亦明矣。’”

孔子的学说大多经由子贡宣传给社会,子贡是孔子学说最好的代言人。司马迁说:“夫使孔子名布扬天下者,子贡先后之也。”(《史记·货殖列传第六十九》)。崔述在《洙泗考信余录》中说:“子贡之推崇孔子至矣,则孔子之道所以昌明于世者,大率由于子贡。”《论语》中,子贡的名字出现57次,而颜回的名字仅出现32次。

孔子对子贡非常器重,往往将其学说的真谛传授给子贡,如何为仁,何为士,何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怎样为政、为仁等。孔子在危难之时盼望子贡。《史记·孔子世家》载:“孔子病,子贡请见。孔子方负杖逍遥于门。曰:‘赐,汝来何其晚也?’”孔子唯有对子贡才如此表达情感。《史记·仲尼弟子列传第七》载,子贡问孔子曰:“赐何人也?”子曰:“汝器也”。又问“何器也?”子曰:“瑚琏也(祭神之重要器皿)。”孔子死后,子贡终日守在灵旁。鲁哀公前去吊唁,子贡为孔子“生不能用”伤痛万分。孔子葬后,弟子皆服丧三年,守墓“三年心丧毕,相诀而去”,“唯子贡庐于冢上,凡六年,然后去。”“孔子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唯有子贡多守墓三年,足见子贡与孔子感情之深。

子贡“巧口利辞”,“能言善辩”,办事通达,是卓越的社会活动家和杰出的外交家。孔子办学时,把教学内容分为四科,即德行、政事、言语、文学。子贡系言语科之佼佼者,连孔子也自感不如。《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载:“子贡利口巧辞,孔子常黜其辩。《论衡·书解》载:“或问于孔子曰:‘……子贡何人也?’曰:‘辩人也,丘弗如也’”。孔子答季康子问曰:“赐也达,於从政乎何有?”《韩诗外传》载,孔子与子路、子贡、颜渊游于戎山之上,问三弟子兴趣和志向。子贡答曰:“得素衣缟冠,使于两国之间,不持尺寸之兵,升斗之粮,使两国相亲如兄弟。”孔子曰:“辩士哉!”可见子贡有从事外交的志趣和才能。《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载,鲁哀公六年(前489年),孔子及弟子在陈绝粮时,孔子“使子贡至楚,楚昭王兴师迎孔子,然后得免。”这是子贡在外交上的第一次胜利。

鲁哀公七年(前488年),吴国企图称霸,兴师北上向鲁国征百牢(牛、羊、猪各一百),鲁哀公迎吴人,而吴人非要见季康子,季康子即派子贡去应付。子贡把吴人说得哑口无言,这又是子贡外交上的成功。

鲁哀公十一年(前484年),吴伐齐得胜后,吴王赐给鲁国叔孙氏甲、剑等物,一时间叔孙氏不知所措,随行的子贡随即出来应酬,圆满结束了这一外交场面。

鲁哀公十二年(前483年),吴国人会见鲁、卫等国国君,将卫侯扣留。子贡说服吴国太宰,将卫侯释放。

鲁哀公十五年(前480年),齐鲁媾和,经子贡斡旋,齐国归还它以前霸占鲁国之地。

子贡在外交方面的才干,当时就受到人们的承认和称赞。楚昭王说,楚国的外交官没有一个能与子贡相比。鲁季康子在外交上受到挫折时说,要是子贡在场的话不会遭此耻辱。

司马迁对子贡的外交才能大加赞赏。《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载,齐国田常欲作乱于齐,就想先出兵伐鲁。“孔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夫鲁,坟墓所处,父母之国。国危如此,二三子何为莫出?’子路请出,孔子止之。子张、子石(公孙龙)请行,孔子弗许。子贡请行,孔子许之。”孔子知人善任,认为只有子贡才有解救鲁国危难的能力。子贡受命,先到齐国,果然说服田常,使之放弃伐鲁而伐吴。子贡又到吴国,说服吴国救鲁伐齐。但吴王怕伐齐时越国在背后攻吴。于是子贡又到越国,说服越国军队随吴伐齐。之后,子贡又到晋国说明吴国战胜齐国后必然加兵于晋,让晋国必须作好战争准备。后来,吴国出兵伐齐,大败齐军。晋国又出兵大败吴军。越王趁吴军在北方大败,从背后伐吴,终于把吴国灭掉而北上争霸。“故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

子贡是著名的富商,经营商业成就斐然。《史记·货殖列传》共记载了十七个人的经商活动,将子贡列在第二。传载:“子贡既学于仲尼,退而仕于卫,废著鬻财于曹鲁之间。”子贡能言善辩,反应敏捷,经商有很好的个人条件。他能及时掌握行情,“亿(预测)则屡中”,并“与时(及时)转货?。”《论衡·知实》载:“子贡善居积,意贵贱之期,数得其时,故货殖多,富比陶朱。”由于子贡善于经营,使他非常富有。《仲尼弟子列传》载:“七十之徒,赐最为饶益”,“常相鲁卫,家累千金”。子贡经商不单是为了发财致富,而与政治目的相联系。他是孔子周游列国经济上的支持者。吴慧《中国古代商业史》中说:“孔子和大商人子贡生活在一起,至少是子贡做买卖,供给周游列国的孔子和同门。”子贡是一位有学识的商人,诸侯不但需要他的货物,也需要他的政治识见和才学。经商成为他宣传政治主张和实现外交才干的重要条件。《史记·货殖列传》载:“子贡结驷连骑,束帛之币以聘享诸侯。所至,国君无不分庭与之抗礼。”越王勾践甚至“除道郊迎,身御至舍。”子贡通过经商才达到如此显赫地位,因而成为孔子的代言人和杰出的外交家。

在治国思想上,子贡重视教化作用。在处理国与国的关系上,子贡与子路不同,反对诉诸武力,主张用外交谈判解决争端。在国内政务上,子贡主张教化。《韩诗外传》载:“季孙之治鲁也,众杀人而必当其罪,多罚人而必当其过。子贡曰:‘暴哉治乎!’季孙氏闻之,曰:‘吾杀人必当其罪,罚人必当其过,先生以为暴,何也?’子贡曰:‘夫奚不若子产之治郑?一年而负罚之过省,二年而刑杀之罚亡,三年而库无拘人。故归之如水就下,受之如孝敬父母。……赐闻之,托法而治谓之暴,不戒致期谓之虐,不教而诛谓之贼,以身胜人谓之责。责者失身,贼者失臣,虐者失政,暴者失民。且赐闻,居上位行此四者而不亡者,未之有也。’于是季孙稽首谢曰:‘谨闻命矣’”。《新书·政理》载,卫灵公问国家政务何最重要,史鳅说刑罚,子路说军事,子贡说教化最重要。子贡在去告朔之饩羊周天子每年冬将次年的历书颁发给诸侯,称颁告朔。诸侯将历书藏于祖庙,每月初一杀一只羊祭于庙,以示敬重,曰饩羊。春秋时,多国已不用周历,告朔饩羊之规已被破坏,故子贡主张去告朔饩羊。

问题上,与孔子相悖,表现出不墨旧礼的务实思想。《论语·八佾》载:“子贡欲去告朔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

子贡死后,葬在祖籍(今浚县大伾山东南张庄)。其二世端木炅为齐卿。三世端木叔“不治世故,放意所好”,“弃其家事,散其库藏珍宝”“不为子孙留财”,家产破败。五世端木静为鲁下大夫。九世端木肇遇秦始皇“焚书坑儒”,去端姓木,隐蔽于鲁国。十世端木庚复姓端木,迁居祖籍。东汉光武年间,十五世端木质(字子西)为博士,十七世端木融拜议郎。东汉永平十五年(72年)明帝东巡狩,“幸孔子宅,祠仲尼及七十二弟子”。从此以后,子贡不断受到官府祭祀,并追加谥号,荫及其后裔。唐玄宗开元八年(720年)子贡配享,为十哲之一。开元二十七年(739年)追封黎侯。北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1009年)加封黎阳公。政和五年(1115年)都水使孟昌龄至浚州,奏准建黎公墓专祠。南宋度宗咸淳三年(1267年)封黎公。明弘治十二年(1499年),浚县知县刘台于县城东南隅建黎公祠。清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爱新觉罗玄烨皇帝西巡返京经浚县宜沟镇,赐给子贡七十世后裔端木谦“贤哲遗府”匾,并封其为翰林院五经博士,后代世袭,遂遣太子谒子贡墓。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封先贤,称子贡等十二人为十二哲,塑像孔子庙大成殿内东西两旁。

浚县乃先贤子贡故里,子贡的道德学问,识见功业影响深远。尤其经商有道,由平常之人变为显要之士倍受商界崇奉,“即在黎阳学子贡,何必南越法陶朱”的佳句流传至今。

仲由 子路 季路

仲由,字子路,又字季路,春秋末鲁国卞邑(今山东泗水县泉林镇卞桥(据裴骃《史记》集解引徐广《尸子》说)人)。孔子得意门生。以政事见称。性格爽直率真,有勇力才艺,敢于批评孔子。孔子了解其为人,评价很高,认为可备大臣之数,“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并说他使自己“恶言不闻于耳”。做事果断,信守诺言,勇于进取,曾任卫蒲邑大夫、季氏家宰,是孔子“堕三都”之举的最主要合作者之一。后为卫大夫孔悝家宰,在内讧中被杀。

中文名: 仲由
别名:子路,季路,先贤仲子
国籍:春秋时期鲁国
出生地:鲁国卞(今泗水县泉林镇卞桥)
出生日期:公元前542年
逝世日期:公元前480年
职业:卫蒲邑大夫,季氏家宰,孔悝家宰
信仰:儒学
主要成就:孔门七十二贤人之一
孔子“堕三都”的主要合作者之一
名言:君子死,冠不免
典故:仲由为亲负米

仲由(前542~前480),字子路,又字季路,汉族,鲁国卞之野人,春秋末鲁国卞邑(今山东省平邑县仲村镇)人,生于周景王三年九月初七日。周敬王四十年冬闰十二月,卫乱,先贤仲子结缨而卒。周敬王四十一年三月初三,卫庄公赐葬澶渊。乃孔子得意门生,以政事见称。 其嫡长子孙南宋以前居山东济宁,自40代嫡长孙仲基护康王赵构南渡後,其嫡长子孙世居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县盛泽镇。

其为人伉直鲁莽,好勇力,事亲至孝。仲由除学六艺外,还为孔子赶车,做侍卫,跟随孔子周游列国,他敢于对孔子提出批评,勇于改正错误,深得孔子器重。孔子称赞说:“子路好勇,闻过则喜。”又说:“我的主张如果仲由行不通,就乘木伐子到海外去。那时跟随我的怕只有仲由了。”初仕鲁,后事卫。孔子任鲁国司寇时,他任季孙氏的宰,后任大夫孔悝的宰。公元前480年(卫庄公元年),孔悝的母亲伯姬与人谋立蒯聩(伯姬之弟)为君,胁迫孔悝弑卫出公,出公闻讯而逃。子路在外闻讯后,即进城去见蒯聩。蒯聩命石乞挥戈击落子路冠缨,子路目毗尽裂,严厉喝斥道:“君子死,而冠不免。”毅然系好帽缨,从容就义。仲由为人果烈刚直,有勇力多才艺,事亲至孝。18岁时,适逢孔子东游到卞,受到孔子赏识,然欲凌暴孔子,孔子设礼相诱给仲由讲了道理使其信服,收其为弟子。子路性格爽直,为人勇武,信守承诺,忠于职守,以擅长“政事”著称。对孔子的言行,虽然常提出意见,但却是个好弟子。曾协助孔子“隳三都”,都跟随孔子周游列国。是孔门七十二贤之一。他为人伉直好勇、重朋友、讲信义,是孔门弟子中性格较为独异的一位。仲由后做卫国大夫孔悝之蒲邑宰,卫国贵族发生内讧,因参与斗争而被杀害。

http://baike.baidu.com/view/5334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