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真没什么了不起!但凡知道点是非对错,都能做到——硬压着自己就是了!你富我贫,我就不谄你,甚至为了表现出我不谄你,我还要表现出看不起你的样子呢!我富了,我知道不能骄,就算心里再有想法,表面上不能表现出来,还要装出一副更加谦逊和蔼的样子——比当年贫的时候更姿态放得还要低!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

所以夫子只是评价说“可也”,可也,就是“还行吧”,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就那么回事吧!那应该怎样才好呢?“贫而乐,富而好礼”才算得上好!为什么呢?因为贫而乐你是装不出来的,贫而乐,是因为他并没有觉得自己贫,“贫”这件事是你们以为的,他可没觉得,当然,他也没觉得自己不贫——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贫”这件事,根本就没在他的意识之中,他压根就没想过这件事!他想的是什么呢?是“学”!“富而好礼”是说你的经济状况好了,你不要只想着钱,只想着享受,同样的,要提升自己的内涵,要“学”,要“好礼”,要学习礼仪才行!

这里,实际上讲的仍然是“学”!

1.1 学而时习之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peng

学,是我自己想学,是兴趣使然,不是被人逼着学,也不是为了在人前炫耀而学。所以,“学而时习”才会“悦”,“有朋自远方来”才会“乐”;“人不知”才会“不愠”。

试着换一种说法,譬如学打篮球,只因是心中所喜,所以有空就想拿篮球到球场上玩上一会,而不觉得累;有人看见过来和我同玩,心中更是高兴;纵有不理解我的人,在旁边说三道四(诸如不务正业之类)也绝不会与他们生气,依然继续玩自己的篮球,享受着打球的乐趣——不与人置气,岂不正是君子所为吗?。

不过,本句所讲是不是就是对待学习、交友和他人能否理解的态度,也是有争议的。还有一种意见认为,这里的学指的应是学术、学说。杨朝明先生以为本句应做如下理解:

孔子说:“如果我的学说被社会普遍接受,在社会实践中加以应用它,那不是很令人感到喜悦的吗?即使不是这样,有赞同我的学说的人从远方而来,不也是很快乐吗?再退一步说,不但社会没采用,而且也没有人理解,自己也不怨愤恼怒,不也是有修养的君子吗?”

******************************************************************************

1.子
哪些人可以称为“子”?其一,男子。其二,爵名。即所谓“公、侯、伯、子、男”中的子。春秋以后,执政的卿大夫也称“子”,再之后,虽不为官,但为为学者所宗的人,也称为“子”,比如孔子、墨子、孟子之类。
孔子称“子”还有一种说法是因为他曾做过鲁国的司寇,所以他的门人称他为“子”,称子不成辞时就称之为“夫子”。
在《论语》中,孔子弟子中只有有子、曾子被称为子,“闵子”“冉子”单称为“子”的,只有一次。

2.学
诵读、练习都是“学”。旧说:“学,觉也,效也。后觉习效先觉之所为”谓之学。

3.时、习
“时”字在周、秦之时,如做副词用是“在一定的时候”“在适当的时候”的意思,如孟子梁惠王上“斧斤以时入山林”中的“以时”。王肃的论语注采用的就是这个解释。朱熹将其解释为“时常”,杨伯峻先生以为这是“用后代的词义解释古书”。
“习”字除有“温习”的意思外,在古书中还有“实习”“演习”的意思。如礼仪射义的“习礼乐”“习射”。史记孔子世家“孔子去曹适宋,与弟子习礼大树下”中的习也是演习的意思。孔子所讲的功课,都与当时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密切结合,像礼(包括各种仪节)、乐(音乐)、射(射箭)、御(驾车)这些,空对空地说显然不行,演习、实习是必不可少的。因此这里的“习”解释为“实习”“演习”为好。
钱穆先生将“时习”一字连在一起解释,以为“时习”有三说:一指年岁言。古人六岁始学识字,七八岁教以日常简单礼节,十岁教书写计算,十三岁教歌诗舞蹈,此指年为时。二指季节言。古人春夏学诗乐弦歌,秋冬学书礼射猎,此指季节为时。三指晨夕言。温习、进修、游散、休息,依时为之。习者,如鸟学飞,数数反复。人之为学,当日复日,时复时,年得年,反复不已,老而不倦。

4.说
即“悦”,欣喜、高兴、愉快 之意。“学能时习,所学渐熟,入之日深,心中欣喜”(钱穆)

5.有朋自远方来
有朋,古本有的作“友朋”,旧注说“同门曰朋”,有人以为“朋”即弟子,现多以为指“同类”,即“志同道合”者。钱穆以为“志同道合者,知慕于我,自远来也”

6.乐
“悦”在心,“乐”则见于外。孟子“乐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慕我者自远方来,教学相长,我道日广,故可乐也(钱穆)

7.人不知而不愠
人不知:人不知什么?此处无宾语。有人以为“人不知我所说的”,有人以为“人不知我之道”。所谓“学日进,道日深远,人不能知,虽贤如颜子,不能尽知之道之高之大,然孔子无愠焉。”(钱穆)

8.君子
《论语》中的君子,有时指的是“有德者”,有时指的是“有位者”,这里指的是“有德者”。

17.21 三年之丧,期已久矣。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

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

曰:“安!”

“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

宰我出。

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16.2 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14.13 子问公叔文子于公明贾

子问公叔文子于公明贾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乎?”公明贾对曰:“以告者过也,夫子时然后言,人不厌其言;乐然后笑,人不厌其笑;义然后取,人不厌其取。”子曰:“其然?岂其然乎?”

14.12 子路问成人

子路问成人。子曰:“若臧武仲之知,公绰之不欲,卞庄子之勇,冉求之艺,文之以礼乐,亦可以为成人矣。”曰:“今之成人者何必然?见利思义,见危授命,久要不忘平生之言,亦可以为成人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