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作为君子,作为一个有责任感、有所追求的人来说,学习是最重要的!他们会勤于做事,慎于言语。勤于做事是因为做事就是学习,慎于言语是因为言语不慎会坏事。孔子说过“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

此外,对于有学问的人,有所成就的人,要跟他们亲近,要向他们学习,要以他们为参照来纠正自己的言行,而不是每天想着吃什么喝什么,住在哪里——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过这些事情,他们的注意力根本就没在这里,因为他们满脑子整天都是处于学习的状态呢!比如煮怀表、吃墨水这类故事。虽然,这些故事可能有编造的成份,但显然,这种事情是绝对可能出现的。

我们看有些学生,每天上学时放学时想到的都是要钱买东西吃,我们就能知道,他们的注意力在哪里了!起码,他们的心思绝对没有全部放在学习上!

讲到这里我不由地想到了我们小时候流行的罗大佑的《童年》中的那段歌词:“盼望着假期,盼望着明天,盼望着长大的童年”,实在是太传神了!

1.7 贤贤易色

子夏曰:“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子夏,卜商。子贡问:“师与商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这里的“商”就是子夏。

子夏

贤贤易色:很多注解根据整个句子结构推测这个“贤贤”中的第二个贤指的是妻子。杨伯峻即将其译为“对妻子,重品德,不重容貌”。不过我是没找到“贤”指妻子的这种说法的根据。

王力《古汉语常用字字典》对“贤”字的解释有四:

  1. 有道德有才能的人。
  2. 尊重,赏识。
  3. 胜过,甚于
  4. 劳苦。

所以我以为“贤贤”就是指尊重、赏识有道德有才能的人。“贤贤易色”就是指以尊重有道德有才能的人之心改变好色之心。“好好色”“恶恶臭”实在是人之本性使然,虽多有以此误事者,但此种人性可谓千古不变。此处子夏正是教导我们当以“贤贤”之心易其“好好色”之心。此处之“贤”当然可指妻之贤,然亦非仅指只“妻”之贤!

张居正的讲解是:如人之见贤,谁不知好(hao3),但不能着实去好(hao4)他,若使贤人之贤,而能移易其好(hao4)色之心,大贤则事之为师,次贤则亲之为友,真知笃信,就如好好色一般,则好善极其诚矣。

事父母,能竭其力:侍奉父母,要竭尽全力,要全心全意,重在心意,非在力也。所谓“百善孝为先,原心不原迹,原迹家贫无孝子”。然而孝必有所行,其行重在“敬”。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事君,能致其身:致其身者,即所谓“万死不辞”。“文官不爱财,武官不怕死”,毫无私心,只为君国。有人说事君如此是愚忠!殊不知在我国漫长的历史中,“君”就是国,忠君就是忠于国家。说“我爱国,但我不爱国君”其实就如同现在有些人说“我爱国,但我不爱党”一样可笑。由这段时间以来的泰国乱局即可想明白。

与朋友交,言而有信:与朋友交往,要言而有信,言出必行。所以说,不要轻易允诺,说了要做到才行,做不到,就是无信,就会失信于人。我们和别人交往,如果那个人动不动就大包大揽,轻易许诺,我们也要注意不要太相信他的这些所谓“诺言”,因为“轻诺必寡信”嘛!

如果一个人能够尚贤、侍奉父母能全心全意,尽其所能,对国君能不惜生命,和朋友相交能言而有信,在子夏看来,就是个了不得的人了!哪怕他没进过学堂,也毫无妨碍别人对他的敬重(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

“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学矣”与上句“有余力,是学文”对照看一下,更可见孔门对道德修养之看重。近代教育家陶行之名言“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于此实为异曲同工。

17.1 阳货欲见孔子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 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 遇诸涂。 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 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16.1 季氏将伐颛臾

季氏将伐颛臾。

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

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

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

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

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

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