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

子曰:“君子食无求饱,居无求安,敏於事而慎於言,就有道而正焉,可谓好学也已。”

作为君子,作为一个有责任感、有所追求的人来说,学习是最重要的!他们会勤于做事,慎于言语。勤于做事是因为做事就是学习,慎于言语是因为言语不慎会坏事。孔子说过“君子敏于行而讷于言”。

此外,对于有学问的人,有所成就的人,要跟他们亲近,要向他们学习,要以他们为参照来纠正自己的言行,而不是每天想着吃什么喝什么,住在哪里——事实上,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过这些事情,他们的注意力根本就没在这里,因为他们满脑子整天都是处于学习的状态呢!比如煮怀表、吃墨水这类故事。虽然,这些故事可能有编造的成份,但显然,这种事情是绝对可能出现的。

我们看有些学生,每天上学时放学时想到的都是要钱买东西吃,我们就能知道,他们的注意力在哪里了!起码,他们的心思绝对没有全部放在学习上!

讲到这里我不由地想到了我们小时候流行的罗大佑的《童年》中的那段歌词:“盼望着假期,盼望着明天,盼望着长大的童年”,实在是太传神了!

1.2 其为人也孝弟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xiao

有子,名有若,孔子弟子。在《论语》一书中多次被称“子”的,只有他和曾子二人。弟,其实就是“悌”字。《三字经》中的“弟于长,宜先知”和“首孝弟,次见闻”中的“弟”都是这个“悌”字。不少人以为孔融在哥哥面前是弟弟,所以以为这个“弟”就是弟弟的弟,殊不知这里的“弟于长,宜先知”和“孝于亲,所当执”二句是分说“孝”“悌”的,而且,也与后文中的“首孝弟”中的“孝弟”二字呼应。

有子认为,一个人如果对父母长辈能作到“孝”(孝敬),对兄长能做到“弟”(敬爱),那么,这样的人是很少会做出犯上的事情的。比如顶撞老师,和父母吵架之类的事情基本上是不会做的。“鲜矣”中的这个“鲜”字,就是少的意思。读作第三声。现在成语中的“鲜为人知”“屡见不鲜”的“鲜”和它的用法意思都一样。

连犯上的事都不会做,就更不会做“作乱”之类的事了。有子说的是“未之有也”,就是说绝对不会有的。前面提到“犯上”还是“鲜矣”,这里提到“作乱”,就是“未之有也”了。“作乱”是什么?“作乱”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做了危害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的事情了。这说明什么呢?就是说一个人谨守本分,连小的过错都不会犯的话,大的过错,他们就更不会犯了。小时候大人告诫我们时总是说“小时偷针,长大偷金”,大的错误从来都是从小的错误累积变化而来的,所以刘备才会在遗诏中告诫他的儿子“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我们知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孔门之学,以“仁”道为主。有子认为,君子修身(心)要在根本上下功夫,就如种树一般,根养好了,枝叶自然茂盛,而“孝弟”就是“仁”的根本。

1.1 学而时习之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peng

学,是我自己想学,是兴趣使然,不是被人逼着学,也不是为了在人前炫耀而学。所以,“学而时习”才会“悦”,“有朋自远方来”才会“乐”;“人不知”才会“不愠”。

试着换一种说法,譬如学打篮球,只因是心中所喜,所以有空就想拿篮球到球场上玩上一会,而不觉得累;有人看见过来和我同玩,心中更是高兴;纵有不理解我的人,在旁边说三道四(诸如不务正业之类)也绝不会与他们生气,依然继续玩自己的篮球,享受着打球的乐趣——不与人置气,岂不正是君子所为吗?。

不过,本句所讲是不是就是对待学习、交友和他人能否理解的态度,也是有争议的。还有一种意见认为,这里的学指的应是学术、学说。杨朝明先生以为本句应做如下理解:

孔子说:“如果我的学说被社会普遍接受,在社会实践中加以应用它,那不是很令人感到喜悦的吗?即使不是这样,有赞同我的学说的人从远方而来,不也是很快乐吗?再退一步说,不但社会没采用,而且也没有人理解,自己也不怨愤恼怒,不也是有修养的君子吗?”

******************************************************************************

1.子
哪些人可以称为“子”?其一,男子。其二,爵名。即所谓“公、侯、伯、子、男”中的子。春秋以后,执政的卿大夫也称“子”,再之后,虽不为官,但为为学者所宗的人,也称为“子”,比如孔子、墨子、孟子之类。
孔子称“子”还有一种说法是因为他曾做过鲁国的司寇,所以他的门人称他为“子”,称子不成辞时就称之为“夫子”。
在《论语》中,孔子弟子中只有有子、曾子被称为子,“闵子”“冉子”单称为“子”的,只有一次。

2.学
诵读、练习都是“学”。旧说:“学,觉也,效也。后觉习效先觉之所为”谓之学。

3.时、习
“时”字在周、秦之时,如做副词用是“在一定的时候”“在适当的时候”的意思,如孟子梁惠王上“斧斤以时入山林”中的“以时”。王肃的论语注采用的就是这个解释。朱熹将其解释为“时常”,杨伯峻先生以为这是“用后代的词义解释古书”。
“习”字除有“温习”的意思外,在古书中还有“实习”“演习”的意思。如礼仪射义的“习礼乐”“习射”。史记孔子世家“孔子去曹适宋,与弟子习礼大树下”中的习也是演习的意思。孔子所讲的功课,都与当时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密切结合,像礼(包括各种仪节)、乐(音乐)、射(射箭)、御(驾车)这些,空对空地说显然不行,演习、实习是必不可少的。因此这里的“习”解释为“实习”“演习”为好。
钱穆先生将“时习”一字连在一起解释,以为“时习”有三说:一指年岁言。古人六岁始学识字,七八岁教以日常简单礼节,十岁教书写计算,十三岁教歌诗舞蹈,此指年为时。二指季节言。古人春夏学诗乐弦歌,秋冬学书礼射猎,此指季节为时。三指晨夕言。温习、进修、游散、休息,依时为之。习者,如鸟学飞,数数反复。人之为学,当日复日,时复时,年得年,反复不已,老而不倦。

4.说
即“悦”,欣喜、高兴、愉快 之意。“学能时习,所学渐熟,入之日深,心中欣喜”(钱穆)

5.有朋自远方来
有朋,古本有的作“友朋”,旧注说“同门曰朋”,有人以为“朋”即弟子,现多以为指“同类”,即“志同道合”者。钱穆以为“志同道合者,知慕于我,自远来也”

6.乐
“悦”在心,“乐”则见于外。孟子“乐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慕我者自远方来,教学相长,我道日广,故可乐也(钱穆)

7.人不知而不愠
人不知:人不知什么?此处无宾语。有人以为“人不知我所说的”,有人以为“人不知我之道”。所谓“学日进,道日深远,人不能知,虽贤如颜子,不能尽知之道之高之大,然孔子无愠焉。”(钱穆)

8.君子
《论语》中的君子,有时指的是“有德者”,有时指的是“有位者”,这里指的是“有德者”。

20.2 子张问于孔子

子张问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

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

子张曰:“何谓五美?”

子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

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

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谁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子张曰:“何谓四恶?”

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

19.25 陈子禽谓子贡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

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19.12 君子之道,焉可诬也

子游曰:“子夏之门人小子,当洒扫应对进退,则可矣,抑末也。本之则无,如之何?”

子夏闻之曰:“噫!言游过矣!君子之道,孰先传焉?孰后倦焉?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君子之道,焉可诬也?有始有卒者,其惟圣人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