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礼之用,和为贵。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礼”在我们生活中可谓无处不在:不管是国家层面的迎来送往还是老百姓生活中的婚丧嫁娶亦或是日常点滴,可以说“礼”无时无刻不贯穿其中。

不过,礼虽然重要,但对待“礼”也不要太过于机械,过于严格。比如我国过去就有“礼不下庶人”之说,“庶人”不懂礼,无需过于以“礼”来要求他们,这就是以“和”为贵。“和为贵”这恰恰是先王之道的魅力所在,不管大事小事都应该有和为贵。

heweigui

但是,虽说“和为贵”,但也不能为了“和”而“和”,都去当“和事佬 ”“好好先生”,那也不行。“和为贵”,但同时还得“以礼节之”,用“礼”来约束一下,如果全然无礼,那个“和”也是万万不可的!

“礼”要以“和”为贵,“和”要以“礼”节之,这就是“礼”与“和”二者的辩证关系,不可偏废。

子曰:“麻冕,礼也;今也纯,俭,吾从众。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虽违众,吾从下。”

这段话正好可以用来注解“礼”与“和”的关系了!礼虽需“麻冕”,但以和为贵,“俭”亦可从,毕竟“礼”仍在;不过,礼当“拜下”今却都“拜乎上”,“礼”丝毫无存了,所以这种“不以礼节之”的行为是绝对不可从了。

19.25 陈子禽谓子贡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

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16.1 季氏将伐颛臾

季氏将伐颛臾。

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

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

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

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

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

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