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信近於义,言可复也

有子曰:“信近於义,言可复也。恭近於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讲信用是好事,不过所谓“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孟子·离娄下》),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要守信的,只有所说的话符合“义”的时候才应该遵守。而且,孔老夫子也说过“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的话,可见,不管不顾的一味守信,并不是什么好品质。符合“义”的诺言要守,不符合“义”的话,如果死守,反而错了!

对人恭敬,本是好的,但也要以“礼”为标尺来衡量一下,不符合“礼”的恭,不会给人带来什么好处,反而会招来别人的轻视。什么样的“恭”才是正确的呢?我觉得我们经常说的“不卑不亢”就挺好的!对人恭敬的同时做到不卑不亢,才会赢得别人的尊重,不至于为别人所轻视。

因,我以为是“姻”,姻亲。我们都知道爷爷奶奶亲,是家里人,而姥姥舅舅就不行了,是亲戚,是外人。但就血缘来说,我们的身体里固然有父亲的血脉,可也别忘了母亲的血脉也在我们的身体中。对于母亲的家庭,如果他们对我们也“不失其亲”,也爱我们,疼我们,那么, 我们同样也可视其为“宗”。如果无论他们对我们有多好,我们都视其为外人,那么将会令生我养我的母亲何等难过?

20.2 子张问于孔子

子张问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

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

子张曰:“何谓五美?”

子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

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

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谁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子张曰:“何谓四恶?”

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