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孝道在中国历史上的影响可谓至深,有子就认为“孝悌”是“人之本”

孝

什么是孝?我们现在一般觉得给父母点吃的喝的,多想着些他们就行了,但如果只是吃吃喝喝的事情,那简直和喂养犬马没有区别,所以,孝,首先得敬

孔子以为,看一个人是不是孝,在父亲在世时,要看他的志向;父亲去世后,要看他的行为。父在之时,能志存高远,家国天下,则为孝;相反,如果志在声色犬马之上,即为不孝!父没之后,如仍能继续承此志向而行,至于三年而不改,则为孝,相反,如果父没之后,没有监督,便贪图享乐起来,放下了原来的远大志向,就是不孝了!

个人意见,大家求同存异可也!不过,有人以为说父亲如果是对的,死后孩子要遵从;如果父亲是错的孩子也要遵从吗?这种说法实在是吹毛求疵,我是懒得说他们什么了!

还有人认为古代的孝就是要对父亲言听计从,“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可是《孔子家语》里分明记载着曾参老老实实地趴着让父亲揍却被孔子斥为不孝的故事,怎么能说“言听计从即是孝”呢?

1.6 入则孝,出则悌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馀力,则以学文。”

读过《弟子规》的可能会对这段比较熟悉吧!的确,《弟子规》就是 以这句为中心写的!在《弟子规》的总叙是这样说的:弟子规,圣人训。首孝弟,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有余力,则学文”。可以说,这一句是纲,至于如何孝、悌、谨、信、爱众、亲仁、学文,在《弟子规》里可具体多了!所以我是觉得小学生真的应该学习一下《弟子规》,虽然未必学了就能做到,但起码学了之后多少能知道一些自己在“现阶段”应该做些什么!

弟子,就是小孩子。或者直接理解为“为人弟”、“为人子”者。当然,也有人将它理解为学生,不过个人觉得不够准确。因为孝、悌、谨、信……之类并非只是针对学生而言。

入,就是在家了!更精确地说,是入父母之门。入则孝,就是在家要孝。这个“孝”,一般都说是孝顺父母,不过我们知道过去都是一个大家庭生活在一起,所以我觉得这个孝的对象还可以理解为并不仅仅只是指父母,叔叔大爷什么的也应该是包括在里面的,这个“孝”的对象指的是家中的长辈。所谓“事诸父,如事父”嘛!入则孝,就是在家要孝敬父母以尽为人子之“孝”道。

出,当然就是在外面了。不过也不是说在“家”的外面,而是说离开自己的屋子就叫做“出”了。杨伯峻先生以为“入”是“入父宫”,“出”是“出己宫”;张居正则认为“入”是“入在家庭之内”,“出”是“出在宗族乡党之间”,“弟”在这里指的是“悌”。所以这个“出则弟”指要善待兄长以尽为弟之“悌”道。

“谨”,谨慎。《论语译注》引杨遇夫观点认为“寡言为谨”。个人特别赞赏这种说法。“言语者,君子之枢机,一言不善,则人记之,成其耻累”,“君不秘则失臣,臣不秘则失身”。近人有语:我们花了两年学会说话, 却要花上六十年来学会闭嘴。多少事,多少人,都是因为言语不谨慎而失败。

不过,《弟子规》中对“谨”的解释可是丰富多了,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谨言慎行

信,守信嘛!这个词在《论语》中出现的次数是非常多的。都可以写一篇论文来专门讨论一下了!

泛爱众:众,众人,大众。泛爱,广泛地爱,博爱。“泛爱众”,颇有点“神爱世人”的味道。

亲仁,亲近有仁德的人。或者说,亲近“仁”这种品质,心向往之,体力行之。

有余力,则学文:学文,学的是什么文呢?当孔子之时,这个“文”当指“礼、乐、射、御、书、数”六艺吧!以现代人的观点来看,学习六艺好像才是应该重视的,不过从这段来看,学文当在前面六事(孝、悌、谨、信、泛爱众,亲仁)之后。宋黄震《黄氏日钞》谓:此章教人为学,以躬行为本,躬行以孝弟为先。文则行有余力尔后学之”

1.2 其为人也孝弟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xiao

有子,名有若,孔子弟子。在《论语》一书中多次被称“子”的,只有他和曾子二人。弟,其实就是“悌”字。《三字经》中的“弟于长,宜先知”和“首孝弟,次见闻”中的“弟”都是这个“悌”字。不少人以为孔融在哥哥面前是弟弟,所以以为这个“弟”就是弟弟的弟,殊不知这里的“弟于长,宜先知”和“孝于亲,所当执”二句是分说“孝”“悌”的,而且,也与后文中的“首孝弟”中的“孝弟”二字呼应。

有子认为,一个人如果对父母长辈能作到“孝”(孝敬),对兄长能做到“弟”(敬爱),那么,这样的人是很少会做出犯上的事情的。比如顶撞老师,和父母吵架之类的事情基本上是不会做的。“鲜矣”中的这个“鲜”字,就是少的意思。读作第三声。现在成语中的“鲜为人知”“屡见不鲜”的“鲜”和它的用法意思都一样。

连犯上的事都不会做,就更不会做“作乱”之类的事了。有子说的是“未之有也”,就是说绝对不会有的。前面提到“犯上”还是“鲜矣”,这里提到“作乱”,就是“未之有也”了。“作乱”是什么?“作乱”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做了危害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的事情了。这说明什么呢?就是说一个人谨守本分,连小的过错都不会犯的话,大的过错,他们就更不会犯了。小时候大人告诫我们时总是说“小时偷针,长大偷金”,大的错误从来都是从小的错误累积变化而来的,所以刘备才会在遗诏中告诫他的儿子“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我们知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孔门之学,以“仁”道为主。有子认为,君子修身(心)要在根本上下功夫,就如种树一般,根养好了,枝叶自然茂盛,而“孝弟”就是“仁”的根本。

13.20 何如斯可谓之士矣?

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

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

曰:“敢问其次。”

曰:“宗族称孝焉,乡党称弟焉。”

曰:“敢问其次。”

曰:“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

曰:“今之从政者何如?”

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