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1 以吾从大夫子后,不敢不告也

陈成子弑简公。孔子沐浴而朝,告于哀公曰:“陈恒弑其君,请讨之。”公曰:“告夫三子。” 孔子曰:“以吾从大夫之后,不敢不告也!君曰’告夫三子’者!” 之三子告,不可。孔子曰:“以吾从大夫子后,不敢不告也!”

11.24 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

季子然问:“仲由、冉求可谓大臣与?”子曰:“吾以子为异之问,曾由与求之问。所谓大臣者,以道事君,不可则止。今由与求也,可谓具臣矣。”曰:“然则从之者与?”子曰:“弑父与君,亦不从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