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慎终追远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感想:曾子说,如果人们能够做到慎终、追远,品德就会愈加敦厚了!慎终,就是为父母办理丧事时要谨慎。过去办丧事是非常慎重的,而且在整个过程的方方面面都有非常具体细致的要求,现在虽然也很麻烦,但与过去比较,就简单多了。追远,就是要诚心诚意祭祀先祖。所谓“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弟子规》中有“丧尽礼,祭尽诚;事死者,如事生”之语,可谓深得其中三昧。

祭祀,慎终追远

人们所最亲最近的人莫过父母,而父母之丧祭,实为人生之最要紧事!倘若如此之事为人子者尚不能尽礼尽诚,则其品行如何实未敢信。圣人教化总是从最亲近处着手,进而再扩而大之。慎终追远,思己过,发弘愿,“民德归厚”不过水到渠成而已!

然而,当今之世,父母在时又有多少人能够尽孝?非不为也,实不能也!能做到的,似乎也只有“慎终追远”了!

18.5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 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16.1 季氏将伐颛臾

季氏将伐颛臾。

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

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

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

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

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

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