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信近於义,言可复也

有子曰:“信近於义,言可复也。恭近於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讲信用是好事,不过所谓“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孟子·离娄下》),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要守信的,只有所说的话符合“义”的时候才应该遵守。而且,孔老夫子也说过“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的话,可见,不管不顾的一味守信,并不是什么好品质。符合“义”的诺言要守,不符合“义”的话,如果死守,反而错了!

对人恭敬,本是好的,但也要以“礼”为标尺来衡量一下,不符合“礼”的恭,不会给人带来什么好处,反而会招来别人的轻视。什么样的“恭”才是正确的呢?我觉得我们经常说的“不卑不亢”就挺好的!对人恭敬的同时做到不卑不亢,才会赢得别人的尊重,不至于为别人所轻视。

因,我以为是“姻”,姻亲。我们都知道爷爷奶奶亲,是家里人,而姥姥舅舅就不行了,是亲戚,是外人。但就血缘来说,我们的身体里固然有父亲的血脉,可也别忘了母亲的血脉也在我们的身体中。对于母亲的家庭,如果他们对我们也“不失其亲”,也爱我们,疼我们,那么, 我们同样也可视其为“宗”。如果无论他们对我们有多好,我们都视其为外人,那么将会令生我养我的母亲何等难过?

1.10 子禽问于子贡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温者貌和,良者心善,恭者内肃,俭乃节约,让即谦逊。(《论语讲要》)

敦柔润泽谓之温,行不犯物谓之良,和从不逆谓之恭,去奢从约谓之俭,先人后己谓之让。(《论语正义》)

温良恭俭让

子禽问子贡:夫子到一个国家都会得到这个国家政事方面的消息,是他问(求)来的呢?还是人家主动告诉他的呢?子贡说:夫子是以温、良、恭、俭、让得来的。要一定得说是求来的话,那么他的“求”和别人的求也是不一样的。

其实我读到这里总觉得很奇怪:就算你温、良、恭、让与你得到信息有关系,那个“俭”字有用吗?

一点猜测:

“闻”字,是不是闻名的意思呢?

子禽见夫子每到一国总是会闻名于当地的政坛之上,不解,故而问子贡说这是夫子主动求来的呢还是施政者给他的呢?

子贡不愿说到“求”或“与”字,只说夫子是以其“温、良、恭、俭、让”之五德得来的(因其有此五德,故得时人之钦佩,闻名当地政坛实在是非常自然之事)。当然,如果一定要说是“求”来的话,那和别人的拖关系、找后门或炒作之类以博得“闻名”也是决然不同的!

正确与否?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一个想法,聊备一说!

19.25 陈子禽谓子贡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

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