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子禽问于子贡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温者貌和,良者心善,恭者内肃,俭乃节约,让即谦逊。(《论语讲要》)

敦柔润泽谓之温,行不犯物谓之良,和从不逆谓之恭,去奢从约谓之俭,先人后己谓之让。(《论语正义》)

温良恭俭让

子禽问子贡:夫子到一个国家都会得到这个国家政事方面的消息,是他问(求)来的呢?还是人家主动告诉他的呢?子贡说:夫子是以温、良、恭、俭、让得来的。要一定得说是求来的话,那么他的“求”和别人的求也是不一样的。

其实我读到这里总觉得很奇怪:就算你温、良、恭、让与你得到信息有关系,那个“俭”字有用吗?

一点猜测:

“闻”字,是不是闻名的意思呢?

子禽见夫子每到一国总是会闻名于当地的政坛之上,不解,故而问子贡说这是夫子主动求来的呢还是施政者给他的呢?

子贡不愿说到“求”或“与”字,只说夫子是以其“温、良、恭、俭、让”之五德得来的(因其有此五德,故得时人之钦佩,闻名当地政坛实在是非常自然之事)。当然,如果一定要说是“求”来的话,那和别人的拖关系、找后门或炒作之类以博得“闻名”也是决然不同的!

正确与否?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一个想法,聊备一说!

20.1 尧曰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

舜亦以命禹。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在帝心!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

周有大赉,善人是富。

“虽有周亲,不如仁人;百姓有过,在予一人。”

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四方之政行焉。

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

所重:民、食、丧、祭。

宽则得众,信则民任焉。敏则有功,公则说。

18.5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

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 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16.2 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孔子曰:“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自诸侯出,盖十世希不失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执国命,三世希不失矣。天下有道,则政不在大夫。天下有道,则庶人不议。”

13.20 何如斯可谓之士矣?

子贡问曰:“何如斯可谓之士矣?”

子曰:“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

曰:“敢问其次。”

曰:“宗族称孝焉,乡党称弟焉。”

曰:“敢问其次。”

曰:“言必信,行必果,硜硜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

曰:“今之从政者何如?”

子曰:“噫!斗筲之人,何足算也?”

13.16 叶公问政

叶公问政。子曰:“近者说,远者来。”

叶,读“摄”(shè)音,这个叶公应该就是我们熟知的成语“叶公好龙”的那个叶公,不过,这个故事据说是后来攻击叶公的人编出来的小故事 ,叶公实际上是一个战绩辉煌、乐善好施的历史人物,曾组织修筑早于都江堰200多年、郑国渠300多年的中国现存最早水利工程东西陂,平定白公胜叛乱。

叶公问政

这样的人对国政当然都很关心,所以见到孔子后自然要问“政”了!孔子的回答是:近者悦,远者来。就是说,治国之道,要能够让近处的人,身边的人,国内的人,都很开心;远处的人,他国的人,都愿意来到你的国家来。

老百姓是很现实的,你这里可以让我开心地生活,能让我挣到钱,能让我的生活很方便,很幸福,我就到你这里来;相反,你这里要啥啥没有,生活压抑,甚至有理无处申,有冤无处诉,那就算是个伤心地,自然是想要远离它了!就算你是父母之邦,是老家,也不行呀!

其实想想,一个国家或是一个单位,要招人招不来了,已经在的人还都想着要离开,这怎么能怪别人呢?还是要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