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慎终追远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感想:曾子说,如果人们能够做到慎终、追远,品德就会愈加敦厚了!慎终,就是为父母办理丧事时要谨慎。过去办丧事是非常慎重的,而且在整个过程的方方面面都有非常具体细致的要求,现在虽然也很麻烦,但与过去比较,就简单多了。追远,就是要诚心诚意祭祀先祖。所谓“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弟子规》中有“丧尽礼,祭尽诚;事死者,如事生”之语,可谓深得其中三昧。

祭祀,慎终追远

人们所最亲最近的人莫过父母,而父母之丧祭,实为人生之最要紧事!倘若如此之事为人子者尚不能尽礼尽诚,则其品行如何实未敢信。圣人教化总是从最亲近处着手,进而再扩而大之。慎终追远,思己过,发弘愿,“民德归厚”不过水到渠成而已!

然而,当今之世,父母在时又有多少人能够尽孝?非不为也,实不能也!能做到的,似乎也只有“慎终追远”了!

1.4 吾日三省吾身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曾子名参,不过这个“参”到底是读作can还是shen,争议倒是不少。(参见:岑参的“参”字读音的一些看法)不过我是倾向于读作can音,因为曾子字子舆嘛,舆可不就是车么?跟车有关系的当然是马(骖)了。当然,要是古时候把“骖”读作shen音,就另说了!

曾子像

“三”,有解为多次的,有解释为三个方面的(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也有认为是多次从三个方面进行反省的。我觉得都行,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曾子这种“日三省”的态度!

我想,这应该也与年龄、阅历有关吧!就我个人而言,以前从没想到什么反省,觉得过去了就过去了,爱咋咋地吧,反正就算自己再怎么后悔也于是无补,所以索性也就不去想了!应该说是“故意”遗忘吧!最近这两年,反思多了些,常为自己说话、做事不合适之处自责,总想着以后不要再犯——可是好像作用也不大,貌似也仅仅是“反思”一下而已!

为人谋要忠于别人之事,与朋友交要言而有信,师有所传要有所行动,要落实在实践中!忠人之事,言而有信倒也不难,但这个落实到实践中实在是太难!简单来说,“早睡早起”相信我们都在很小时候就听过了吧!但是真要能做到每日“早睡早起”,何其难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