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信近於义,言可复也

有子曰:“信近於义,言可复也。恭近於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讲信用是好事,不过所谓“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孟子·离娄下》),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要守信的,只有所说的话符合“义”的时候才应该遵守。而且,孔老夫子也说过“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的话,可见,不管不顾的一味守信,并不是什么好品质。符合“义”的诺言要守,不符合“义”的话,如果死守,反而错了!

对人恭敬,本是好的,但也要以“礼”为标尺来衡量一下,不符合“礼”的恭,不会给人带来什么好处,反而会招来别人的轻视。什么样的“恭”才是正确的呢?我觉得我们经常说的“不卑不亢”就挺好的!对人恭敬的同时做到不卑不亢,才会赢得别人的尊重,不至于为别人所轻视。

因,我以为是“姻”,姻亲。我们都知道爷爷奶奶亲,是家里人,而姥姥舅舅就不行了,是亲戚,是外人。但就血缘来说,我们的身体里固然有父亲的血脉,可也别忘了母亲的血脉也在我们的身体中。对于母亲的家庭,如果他们对我们也“不失其亲”,也爱我们,疼我们,那么, 我们同样也可视其为“宗”。如果无论他们对我们有多好,我们都视其为外人,那么将会令生我养我的母亲何等难过?

1.12 礼之用,和为贵。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礼”在我们生活中可谓无处不在:不管是国家层面的迎来送往还是老百姓生活中的婚丧嫁娶亦或是日常点滴,可以说“礼”无时无刻不贯穿其中。

不过,礼虽然重要,但对待“礼”也不要太过于机械,过于严格。比如我国过去就有“礼不下庶人”之说,“庶人”不懂礼,无需过于以“礼”来要求他们,这就是以“和”为贵。“和为贵”这恰恰是先王之道的魅力所在,不管大事小事都应该有和为贵。

heweigui

但是,虽说“和为贵”,但也不能为了“和”而“和”,都去当“和事佬 ”“好好先生”,那也不行。“和为贵”,但同时还得“以礼节之”,用“礼”来约束一下,如果全然无礼,那个“和”也是万万不可的!

“礼”要以“和”为贵,“和”要以“礼”节之,这就是“礼”与“和”二者的辩证关系,不可偏废。

子曰:“麻冕,礼也;今也纯,俭,吾从众。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虽违众,吾从下。”

这段话正好可以用来注解“礼”与“和”的关系了!礼虽需“麻冕”,但以和为贵,“俭”亦可从,毕竟“礼”仍在;不过,礼当“拜下”今却都“拜乎上”,“礼”丝毫无存了,所以这种“不以礼节之”的行为是绝对不可从了。

1.2 其为人也孝弟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xiao

有子,名有若,孔子弟子。在《论语》一书中多次被称“子”的,只有他和曾子二人。弟,其实就是“悌”字。《三字经》中的“弟于长,宜先知”和“首孝弟,次见闻”中的“弟”都是这个“悌”字。不少人以为孔融在哥哥面前是弟弟,所以以为这个“弟”就是弟弟的弟,殊不知这里的“弟于长,宜先知”和“孝于亲,所当执”二句是分说“孝”“悌”的,而且,也与后文中的“首孝弟”中的“孝弟”二字呼应。

有子认为,一个人如果对父母长辈能作到“孝”(孝敬),对兄长能做到“弟”(敬爱),那么,这样的人是很少会做出犯上的事情的。比如顶撞老师,和父母吵架之类的事情基本上是不会做的。“鲜矣”中的这个“鲜”字,就是少的意思。读作第三声。现在成语中的“鲜为人知”“屡见不鲜”的“鲜”和它的用法意思都一样。

连犯上的事都不会做,就更不会做“作乱”之类的事了。有子说的是“未之有也”,就是说绝对不会有的。前面提到“犯上”还是“鲜矣”,这里提到“作乱”,就是“未之有也”了。“作乱”是什么?“作乱”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做了危害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的事情了。这说明什么呢?就是说一个人谨守本分,连小的过错都不会犯的话,大的过错,他们就更不会犯了。小时候大人告诫我们时总是说“小时偷针,长大偷金”,大的错误从来都是从小的错误累积变化而来的,所以刘备才会在遗诏中告诫他的儿子“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我们知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孔门之学,以“仁”道为主。有子认为,君子修身(心)要在根本上下功夫,就如种树一般,根养好了,枝叶自然茂盛,而“孝弟”就是“仁”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