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礼之用,和为贵。

有子曰:“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

“礼”在我们生活中可谓无处不在:不管是国家层面的迎来送往还是老百姓生活中的婚丧嫁娶亦或是日常点滴,可以说“礼”无时无刻不贯穿其中。

不过,礼虽然重要,但对待“礼”也不要太过于机械,过于严格。比如我国过去就有“礼不下庶人”之说,“庶人”不懂礼,无需过于以“礼”来要求他们,这就是以“和”为贵。“和为贵”这恰恰是先王之道的魅力所在,不管大事小事都应该有和为贵。

heweigui

但是,虽说“和为贵”,但也不能为了“和”而“和”,都去当“和事佬 ”“好好先生”,那也不行。“和为贵”,但同时还得“以礼节之”,用“礼”来约束一下,如果全然无礼,那个“和”也是万万不可的!

“礼”要以“和”为贵,“和”要以“礼”节之,这就是“礼”与“和”二者的辩证关系,不可偏废。

子曰:“麻冕,礼也;今也纯,俭,吾从众。拜下,礼也;今拜乎上,泰也。虽违众,吾从下。”

这段话正好可以用来注解“礼”与“和”的关系了!礼虽需“麻冕”,但以和为贵,“俭”亦可从,毕竟“礼”仍在;不过,礼当“拜下”今却都“拜乎上”,“礼”丝毫无存了,所以这种“不以礼节之”的行为是绝对不可从了。

18.7 子路从而后,遇丈人

子路从而后,遇丈人,以杖荷蓧。

子路问曰:“子见夫子乎?”

丈人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植其杖而芸。

子路拱而立。止子路宿,杀鸡为黍而食之,见其二子焉。

明日,子路行以告。子曰:“隐者也。”使子路反见之。至,则行矣。

子路曰:“不士无义。长幼之节,不可废也;君臣之义,如之何其废之?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