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 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孝道在中国历史上的影响可谓至深,有子就认为“孝悌”是“人之本”

孝

什么是孝?我们现在一般觉得给父母点吃的喝的,多想着些他们就行了,但如果只是吃吃喝喝的事情,那简直和喂养犬马没有区别,所以,孝,首先得敬

孔子以为,看一个人是不是孝,在父亲在世时,要看他的志向;父亲去世后,要看他的行为。父在之时,能志存高远,家国天下,则为孝;相反,如果志在声色犬马之上,即为不孝!父没之后,如仍能继续承此志向而行,至于三年而不改,则为孝,相反,如果父没之后,没有监督,便贪图享乐起来,放下了原来的远大志向,就是不孝了!

个人意见,大家求同存异可也!不过,有人以为说父亲如果是对的,死后孩子要遵从;如果父亲是错的孩子也要遵从吗?这种说法实在是吹毛求疵,我是懒得说他们什么了!

还有人认为古代的孝就是要对父亲言听计从,“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可是《孔子家语》里分明记载着曾参老老实实地趴着让父亲揍却被孔子斥为不孝的故事,怎么能说“言听计从即是孝”呢?

20.1 尧曰

尧曰:“咨!尔舜!天之历数在尔躬,允执其中!四海困穷,天禄永终。”

舜亦以命禹。曰:“予小子履,敢用玄牡,敢昭告于皇皇后帝:有罪不敢赦,帝臣不蔽,简在帝心!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

周有大赉,善人是富。

“虽有周亲,不如仁人;百姓有过,在予一人。”

谨权量,审法度,修废官,四方之政行焉。

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

所重:民、食、丧、祭。

宽则得众,信则民任焉。敏则有功,公则说。

19.25 陈子禽谓子贡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

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18.8 不降其志,不辱其身

逸民:伯夷、叔齐、虞仲、夷逸、朱张、柳下惠、少连。子曰:“不降其志,不辱其身,伯夷叔齐与?”谓“柳下惠、少连,降志辱身矣,言中伦,行中虑,其斯而已矣!”谓“虞仲、夷逸,隐居放言,身中清,废中权。我则异于是,无可无不可。”

18.7 子路从而后,遇丈人

子路从而后,遇丈人,以杖荷蓧。

子路问曰:“子见夫子乎?”

丈人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植其杖而芸。

子路拱而立。止子路宿,杀鸡为黍而食之,见其二子焉。

明日,子路行以告。子曰:“隐者也。”使子路反见之。至,则行矣。

子路曰:“不士无义。长幼之节,不可废也;君臣之义,如之何其废之?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

18.6 长沮桀溺耦而耕

长沮桀溺耦而耕,孔子过之,使子路问津焉。

长沮曰:“夫执舆者为谁?”

子路曰:“为孔丘。”

曰:“是鲁孔丘与?”

曰:“是也。”

曰:“是知津矣!”

问于桀溺。

桀溺曰:“子为谁?”

曰:“为仲由。”

曰:“是鲁孔丘之徒与?”

对曰:“然。”

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岂若从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辍。

子路行以告,夫子怃然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与而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

子路问津

子路问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