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信近於义,言可复也

有子曰:“信近於义,言可复也。恭近於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信近于义,言可复也;恭近于礼,远耻辱也;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

讲信用是好事,不过所谓“大人者,言不必信,行不必果,惟义所在”(《孟子·离娄下》),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要守信的,只有所说的话符合“义”的时候才应该遵守。而且,孔老夫子也说过“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的话,可见,不管不顾的一味守信,并不是什么好品质。符合“义”的诺言要守,不符合“义”的话,如果死守,反而错了!

对人恭敬,本是好的,但也要以“礼”为标尺来衡量一下,不符合“礼”的恭,不会给人带来什么好处,反而会招来别人的轻视。什么样的“恭”才是正确的呢?我觉得我们经常说的“不卑不亢”就挺好的!对人恭敬的同时做到不卑不亢,才会赢得别人的尊重,不至于为别人所轻视。

因,我以为是“姻”,姻亲。我们都知道爷爷奶奶亲,是家里人,而姥姥舅舅就不行了,是亲戚,是外人。但就血缘来说,我们的身体里固然有父亲的血脉,可也别忘了母亲的血脉也在我们的身体中。对于母亲的家庭,如果他们对我们也“不失其亲”,也爱我们,疼我们,那么, 我们同样也可视其为“宗”。如果无论他们对我们有多好,我们都视其为外人,那么将会令生我养我的母亲何等难过?

1.9 慎终追远

曾子曰:“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

感想:曾子说,如果人们能够做到慎终、追远,品德就会愈加敦厚了!慎终,就是为父母办理丧事时要谨慎。过去办丧事是非常慎重的,而且在整个过程的方方面面都有非常具体细致的要求,现在虽然也很麻烦,但与过去比较,就简单多了。追远,就是要诚心诚意祭祀先祖。所谓“祖宗虽远,祭祀不可不诚”。《弟子规》中有“丧尽礼,祭尽诚;事死者,如事生”之语,可谓深得其中三昧。

祭祀,慎终追远

人们所最亲最近的人莫过父母,而父母之丧祭,实为人生之最要紧事!倘若如此之事为人子者尚不能尽礼尽诚,则其品行如何实未敢信。圣人教化总是从最亲近处着手,进而再扩而大之。慎终追远,思己过,发弘愿,“民德归厚”不过水到渠成而已!

然而,当今之世,父母在时又有多少人能够尽孝?非不为也,实不能也!能做到的,似乎也只有“慎终追远”了!

16.13 陈亢问于伯鱼

陈亢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 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而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 陈亢退而喜曰:“问一得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远其子也。”

13.16 叶公问政

叶公问政。子曰:“近者说,远者来。”

叶,读“摄”(shè)音,这个叶公应该就是我们熟知的成语“叶公好龙”的那个叶公,不过,这个故事据说是后来攻击叶公的人编出来的小故事 ,叶公实际上是一个战绩辉煌、乐善好施的历史人物,曾组织修筑早于都江堰200多年、郑国渠300多年的中国现存最早水利工程东西陂,平定白公胜叛乱。

叶公问政

这样的人对国政当然都很关心,所以见到孔子后自然要问“政”了!孔子的回答是:近者悦,远者来。就是说,治国之道,要能够让近处的人,身边的人,国内的人,都很开心;远处的人,他国的人,都愿意来到你的国家来。

老百姓是很现实的,你这里可以让我开心地生活,能让我挣到钱,能让我的生活很方便,很幸福,我就到你这里来;相反,你这里要啥啥没有,生活压抑,甚至有理无处申,有冤无处诉,那就算是个伤心地,自然是想要远离它了!就算你是父母之邦,是老家,也不行呀!

其实想想,一个国家或是一个单位,要招人招不来了,已经在的人还都想着要离开,这怎么能怪别人呢?还是要从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