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子禽问于子贡

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

温者貌和,良者心善,恭者内肃,俭乃节约,让即谦逊。(《论语讲要》)

敦柔润泽谓之温,行不犯物谓之良,和从不逆谓之恭,去奢从约谓之俭,先人后己谓之让。(《论语正义》)

温良恭俭让

子禽问子贡:夫子到一个国家都会得到这个国家政事方面的消息,是他问(求)来的呢?还是人家主动告诉他的呢?子贡说:夫子是以温、良、恭、俭、让得来的。要一定得说是求来的话,那么他的“求”和别人的求也是不一样的。

其实我读到这里总觉得很奇怪:就算你温、良、恭、让与你得到信息有关系,那个“俭”字有用吗?

一点猜测:

“闻”字,是不是闻名的意思呢?

子禽见夫子每到一国总是会闻名于当地的政坛之上,不解,故而问子贡说这是夫子主动求来的呢还是施政者给他的呢?

子贡不愿说到“求”或“与”字,只说夫子是以其“温、良、恭、俭、让”之五德得来的(因其有此五德,故得时人之钦佩,闻名当地政坛实在是非常自然之事)。当然,如果一定要说是“求”来的话,那和别人的拖关系、找后门或炒作之类以博得“闻名”也是决然不同的!

正确与否?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一个想法,聊备一说!

19.25 陈子禽谓子贡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

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

17.1 阳货欲见孔子

阳货欲见孔子,孔子不见,归孔子豚。 孔子时其亡也,而往拜之。 遇诸涂。 谓孔子曰:“来!予与尔言。”曰:“怀其宝而迷其邦,可谓仁乎?”曰:“不可。—好从事而亟失时,可谓知乎?”曰:“不可。—日月逝矣!岁不我与!” 孔子曰:“诺,吾将仕矣!”

16.1 季氏将伐颛臾

季氏将伐颛臾。

冉有季路见于孔子曰:“季氏将有事于颛臾。”

孔子曰:“求,无乃尔是过与?夫颛臾,昔者先王以为东蒙主,且在邦域之中矣,是社稷之臣也。何以伐为?”

冉有曰:“夫子欲之;吾二臣者,皆不欲也。”

孔子曰:“求!周任有言曰:‘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且尔言过矣!虎兕出于柙,龟玉毁于椟中,是谁之过与?”

冉有曰:“今夫颛臾,固而近于费。今不取,后世必为子孙忧。”

孔子曰:“求!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夫如是,故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今由与求也,相夫子,远人不服而不能来也;邦分崩离析,而不能守也;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