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

子贡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子曰:“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真没什么了不起!但凡知道点是非对错,都能做到——硬压着自己就是了!你富我贫,我就不谄你,甚至为了表现出我不谄你,我还要表现出看不起你的样子呢!我富了,我知道不能骄,就算心里再有想法,表面上不能表现出来,还要装出一副更加谦逊和蔼的样子——比当年贫的时候更姿态放得还要低!

贫而无谄,富而无骄

所以夫子只是评价说“可也”,可也,就是“还行吧”,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就那么回事吧!那应该怎样才好呢?“贫而乐,富而好礼”才算得上好!为什么呢?因为贫而乐你是装不出来的,贫而乐,是因为他并没有觉得自己贫,“贫”这件事是你们以为的,他可没觉得,当然,他也没觉得自己不贫——什么意思呢?就是说“贫”这件事,根本就没在他的意识之中,他压根就没想过这件事!他想的是什么呢?是“学”!“富而好礼”是说你的经济状况好了,你不要只想着钱,只想着享受,同样的,要提升自己的内涵,要“学”,要“好礼”,要学习礼仪才行!

这里,实际上讲的仍然是“学”!

20.2 子张问于孔子

子张问于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

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

子张曰:“何谓五美?”

子曰:“君子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

子张曰:“何谓惠而不费?”

子曰:“因民之所利而利之,斯不亦惠而不费乎?择可劳而劳之,又谁怨?欲仁而得仁,又焉贪?君子无众寡,无小大,无敢慢,斯不亦泰而不骄乎?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俨然人望而畏之,斯不亦威而不猛乎?”

子张曰:“何谓四恶?”

子曰:“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犹之与人也,出纳之吝,谓之有司。”